高平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土匪兵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5:01:01 编辑:笔名

茉莉一睁开眼睛,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撂在太阳底下,两个人影子像两个黑魆魆的怪物,忽长忽短地印在她身边的坡道上。
忽地她听见一个男人大着嗓门嚷嚷:“头!瞧瞧……我给你弄个娘们。”
一阵沉默后,茉莉感到有道锐利的目光盯向她,她毫不胆怯地迎上了那道目光,一个个子中等,身材魁梧满脸刀疤的人,进入了她的视线。四目相对,茉莉感觉那道目光寒意十足,足以让胆小的人浑身颤抖,她也忍不住一激灵。
“嗬!头!这娘们不简单呀!还敢迎着你的目光看,以前那些娘们被你这么一看,早吓得魂不附体痛哭流涕了。”
刀疤脸冷着脸沉声道:“别啰嗦!送我屋去。”
“得嘞!”一双大手捞起茉莉的身体,顺手还在她的胸部狠抓了一把,接着她被扛到了肩膀上,撞得她头昏眼花、特别是鼻子撞得生疼,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于是,她扯开嗓子大骂,什么难听骂什么,直到被抛在一铺大炕上,摔得差点昏过去,才闭上了嘴。一番折腾,她被弄得筋疲力尽,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。
纹彪推开了自己屋子的门,看了一眼熟睡在炕上的女人,一愣,才想起山药昨晚抢来的女人,他走进去脱了靴子坐在土炕上,点燃了一根烟卷,透过烟雾盯着熟睡中的女人仔细地看,他脸上惯有的冷酷和坚毅的神态,在这一瞬间仿佛变得柔和了。
平心而论,他自从走上这条贼路,就知道绝没有好下场,所以他从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,一个连自己命都不当回事的人,自然就更不会拿别人的命当回事。所以,人在他眼里,只有两种,一种是活人,一种是死人。两者之间他更喜欢后者,因为只有后者才永远不会背叛、离弃,就因为他的这股不怕死得狠劲才能让他拥有几百号兄弟独占山头。
在烟卷的一明一暗之间,时间慢慢地过去,纹彪有些发困,盘着腿,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,认真地用手抚摸着,随着他的动作,他脸上的疤清楚地抽搐着,他的神情转眼间变得更加冷峻。特别是当他在匕首反光中看见自己脸上疤的时候,他的愤怒简直到了顶点。
就在这时,屋门突然被人推开,手下跑来报告:“头!不好了,在山东面的密林里我们发现了有几个可疑的人埋伏。”
纹彪猛地站起,随手把匕首撂在了炕上,急匆匆地走了出去,叫人集合队伍,他率先急步向手下指出的方向扑去。
穿过一片浓密树林,前面出现一道溪流,纹彪就势趴在了丛林边上,拿起望远镜向前看去,只见前面不远处的树木中隐约有人影浮动,他仔细看了看那些人的服装,看不出是国军还是共党,不过不管是那一路的人马,只要不侵犯他的地盘他都不会轻举妄动。
纹彪的手下相继趴在他的身边,有个按耐不住把枪“咔”一声上了膛,纹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差点没当时就把他剁了,他知道就是这一声细微的响动,对方已经有所惊觉了,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目标。
纹彪不敢大意,急忙拿过望远镜看对方的动静。只见一个男人高举着双手走了过来,显然是对方的说客。
纹彪的手下大五趴到他的身边,用手枪瞄准走过来的人说:“头!干掉他吗?”
纹彪伸手按住他的手枪说:“等等!看看他们要干什么?”
这时走过来的男人嘴里嚷嚷着:“兄弟!我要见你们头,有要事相商。”
纹彪警觉地叫着:“把枪扔到你身后,慢慢走过来。”
那人扔了枪,高举着手慢慢走了过来,一走到他们面前。大五窜上前去按住他开始搜身,确定他身上没有武器,才把他推到了纹彪面前,纹彪冷冷地看着他,沉声说:“你要见我有什么事?”
来人抱拳道:“我是八路军野战部队的一名参谋长,我叫施文昕,我此次前来是请你出兵相助的。我们部队在前方三岔口遇日军伏击,伤亡惨重……”
纹彪打断他的话道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来人,把他带回去。”
施文昕的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,他甩开抓住他胳膊的人道:“没想到,令人闻风丧胆大名鼎鼎的纹彪,只是浪得虚名无胆鼠辈。哼哼!”
纹彪转头瞪着他道:“我怎么浪得虚名了?”
施文昕冷笑地道:“有种把你的人拉出去和日本人干一仗,只知道打家劫舍抢劫自己人算什么能耐?”
纹彪为之气结,他想反驳可一时间却找不到适当的理由。他恨日本人,可这不关他的事,值不值得为此让自己几百名兄弟去送死,他犹豫了。一时之间他没了主意,只好把施文昕带回山寨。半路手下急报,“有人在山寨里劫持了二当家的,还要和头谈判。”
大粽子说:“二当家的一向小心谨慎,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乱子?”
纹彪一听,顿时怒气冲天,对手下大五吼道:“狗娘养的山药,真给老子丢脸。”说完怒气难平,一拳锤了大五一个踉跄,骂道:“靠,快走。”
刚进入山寨就看见自己屋外围着许多人,他推开众人走了进去。只见山药劫来的娘们,如今正拿着把他的匕首抵在山药的脖颈上。
这情景纹彪是万万没想到的,他骂骂咧咧地在外面来回转悠,像条饥饿的老狼。
他以为他的凶狠劲能吓住那个娘们,没想到她神情自若地说:“别以为你能吓到我,我有事和你相商,如果你答应,我就放了他,如果不答应,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。”说着她的手轻轻一抖,山药的喉咙处就渗出了血珠,把个七尺高的山药吓得哇哇大叫。
纹彪果然停止了谩骂,沉声道:“你要什么交换条件,放你下山吗?可以。”
茉莉摇了摇头说:“我要你出兵打日本人。”
“你和这人是一伙的吧?”纹彪示意手下把在山下抓的施文昕带上来。
茉莉和施文昕四目相对,俩人都有点激动。因为俩人不但认识,而且是一对夫妻,俩人自从参军之后就很少见面,这一次有大半年的时间没见了,没想到却是在这种情况下见的面。
施文昕道:“莉妹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茉莉红着眼圈说:“昕哥!一言难尽!”
纹彪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,吼道:“这不是唠家常的地方,臭娘们你赶紧把我手下放了,我把你男人放了,咱们两清。”
“不!”茉莉和施文昕异口同声地说。
他们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立刻明白他们这个“不”字代表的意义。
茉莉说:“如果你不答应出兵,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纹彪冷笑一声道;“那好,你杀了他,我就杀了你男人。”说着把施文昕拉到了身前。
茉莉有点激动地欠了欠身,施文昕急忙道:“要杀就杀,别啰嗦……”
纹彪的心里越发恼火:“哼,小白脸,脾气还挺硬?”
施文昕听完更加高傲地扬起头。
纹彪不怒反乐了,他推开施文昕,坐在椅子上说:“我可以帮你们,可是我帮完你们有什么好处?而且,如果我帮了你们,回头你们反过来剿灭我们,我们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施文昕不得不佩服纹彪想得周全,他想了想说:“歼灭日军后,我可以保证你的人没事,不过好处我们确实没有,我想,只要是个中国人都不会看着日本人在中国领土上撒野而袖手旁观。”
纹彪也不废话,一拍桌子站起来道:“大五,组织人,抄家伙。”
大五领命而去,纹彪指了指山药说:“现在可以放了他了吧?”
茉莉一笑,麻利地收了刀,一闪身跳到了地上。
闲话少叙,话说施文昕借来了纹彪这支土匪兵,连夜赶到了前方阵地,此时的阵地上硝烟弥漫,日军的排炮一波接着一波轮番轰炸,战斗已经打了整整一天,八路军部队伤亡惨重。如今只有挨打的份,全然无力反击。茉莉一见这场面,红了眼想要往前冲,却被施文昕拦住小声耳语了一番,茉莉听话地点点头,然后骑马飞奔而去。
纹彪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,嘴里嘟囔着说:“要再靠近一点才行,咱们的枪射程比较近,如今和敌军距离这么远,估计杀伤力太弱了,还浪费子弹,然后他迅速地向着自己的手下下达指令,让他的人很快投入的战斗中。
与此同时,茉莉快马加鞭,去向八路军各部请求增援。
战争进行了一阵,纹彪拿着望远镜看到自己的人一波一波倒下,他一咬牙,抓起手枪冲了上去,他的一带头,他的人更加勇猛地冲了过去。
战事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还没结束,纹彪清点了一下人数,他带来的人加上八路军和施文昕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了,他的眼睛湿润了,握住枪的手都在颤抖,他并没有退缩的意思,敢来打日本人就没打算活着回去。
就在他带着绝望射出最后一枚子弹的时候,八路军的救援终于到了。
纹彪听到身后传来更密集的枪声,他厉声道:“大伙抄家伙!我们的救星来了,谁给我装熊我毙了他!”说完领头冲了过去,施文昕想拽没拽住。
日军也发现八路军的救援军到了,他们的迫击炮、掷弹筒纷纷打来。纹彪和他的几名兄弟在飞炮的爆炸声中转眼血肉横飞……

共 19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纹彪是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,手下有几百号人,称霸一方。有一天,他的手下抓回来一个叫茉莉的女人,给他放到了床上,他正在审视那个女人的时候,手下报告他说,在东边密林里发现有人在窥视。纹彪带人赶到那里,才知道是八路军的人,是来向他借兵的,他不肯,而且把八路军参谋长给带来回来。然而回山的途中,他听说二当家被那个女人劫持了,纹彪大怒回山,那个叫茉莉的女人竟然也是要逼他出兵。纹彪终于被说服,带着他的手下赶赴沙场,与日本人展开殊死搏斗,最终,纹彪和他的几百号手下,都死在了抗日战场上。小说很有传奇色彩,问好作者,感谢赐稿,期待您更多更精彩的作品出现!【编辑:波澜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07-12 20:27:56 小说很有传奇色彩,问好作者,感谢赐稿,期待您更多更精彩的作品出现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1-2 17:10:06 谢谢编辑点评,敬茶!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
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
漏尿用什么纸尿裤好
中风又复发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