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平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老家的邻居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20:53 编辑:笔名
妈见不得人吃力,见到谁苦巴苦熬,一步一挪地讨生活,嘴里准会啧啧有声,挨个指着不思进取的我们,揭穿一个严酷的事实:看看人家,多能干,换做你们,行吗?假如没有工作,你们一个一个熊样子,干啥啥不行的,还不得饿死?说得我们极惶恐,极愧疚,好象变成了狗皮膏药,沾上了工作就再也不下来,好象是没脸没皮的过街老鼠,躲在工作这个大粮仓里衣食无忧。
实际上,我们勤勤垦垦,对工作无一日不拜为上君。怎么反而丢了工作的大人了呢,工作究竟护佑我们什么了?为了工作,我们成了笼中人,套中人,死死被束缚在一亩三分地上,生活的意义变成了无数叠加的朝九晚五,忍受有点权柄的人明火执仗的打压,永远是软柿子供人想捏就捏,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这辈子别想熬成公婆。为了月月到手的薪水,单位的那点仨瓜俩枣的福利,我们都自愿为奴了,其卑贱,其艰难,人格的沦落,并不比自己打拼天下的人好受。在妈那一代人眼里,有一份正式工作是人进入社会的根本,根基,工人啦,干部啦,只要在某机关,某企业的册,就算身份正大,有如过去大户人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儿,走到哪儿都比情人,外室腰板子硬。所以她老人家貌似刻溥的指摘,实则是在同情人家的境遇,有显耀的意思:看咱们孩子,虽没什么大出息,可都在了国家的册了,也就等于进了保险箱,甭管怎样,旱涝保收,不用出大力。
妈是在拿着人家摔八瓣子的汗水逞自己的骄傲,子非鱼,岂知鱼之乐?被现身说法了的邻居,终日操劳,闲不住的王姨如果知道妈的心思,准会说,子非我,岂知我之苦?妈的那份旁观者的自我陶醉,实在有点固步自封,坐井观天。要我说,王姨他们家过的是腾云驾雾的大日子,象一出又一出高潮不断的戏,我们家过的是风平浪静的小日子,和顺安康,却没个幕起幕落,再好的戏也抵不过冗长。妈时常把人家的闹腾当油盐,品咂品咂就一口吐掉,悄悄架起自己的那份清高。哎,妈叫爸,挺悠扬,隔壁有了什么热闹事,荒唐事,妈总是情绪好,心气顺。老王昨天又喝酒,把老婆打得嗷嗷叫,你瞧,今早,他媳妇跟没事儿人一样,鼻青脸肿的又去挑水了。爸是斯文人,实诚人,烟酒不沾,疼老婆疼得娇纵,没有王叔三天两头打老婆的粗鄙,妈怎能反衬出自己流了蜜一样的幸福?妈语气欣慕,表情却是含酸的:看人家,比个男人还有劲,象头母牛,挑两筲水都不带歇气的,这女人,是真能干啊。王姨一颠一颠地进得门来,哗哗地把水倒进缸里,脸上青紫的伤沐着清晨的阳光流溢出动人的满足,享受暴虐享受损害似的满足,一波之后另一波未再起的短暂安然。水桶,扁担的声响,她大嗓门吆喝孩子起床的声音,此起彼伏,敲击着早晨清冷的空气,漾起一院子生龙活虎。
王叔在窗前浇花,粗鲁壮大的爷们,侍弄起花儿来却有情有意的,仔细,爱惜,称赏,他爱那些艳丽,成长中的不断变化的,妖冶的艳丽让他感受到生活的灼热。专注的,小小的爱让他褪去了呼三喝四,醉酒打人的鲁莽皮肉。此时,他是念叨花儿的名字,暗中和花儿聊天的风流细致爷们两口子都忘了昨晚的撕搏,摔盘子摔碗,砸电视,砸家具。直着嗓子骂,狠命打,不打骂痛快了,不人疲马乏了不算结束。揭地掀天似的大动静,传给我们家的是惊心动魄,对于他们,就是日常上演的常规节目,惊雷一样只为给日子炸一个响来听听,上了瘾一样施与受,仿佛来这么一场,就舒筋活血,气血两通,时间长了不来还想。王叔是伐木工人,大块头,好身板,好体格,声如洪钟,不醉酒时,还会唱一段京戏,和老婆在院子里聊天气,聊什么菜长得好,聊他那些花儿,王姨边在菜园子里忙活边哄孩子一样应承。王姨一天不闲着,侍候男人,侍候孩子,侍候菜园子,在外面干着多份临时工。偶尔数落数落自己的辛苦,又一头扎进辛苦里,脚底生风地把日子踩得踏踏实实。妈也种菜,菜园子巴掌大,茄子,西红柿都长得蔫头巴脑,王姨家把房头,开出的菜地有好几分,菜都长得绿油油,生机勃勃。豆角探头探脑伸到我家,我奇怪地观察那豆角的旺盛绿意,不知王姨在地里施了什么魔法。妈受不了弯腰,在园子里拔会草就叫苦。看人家,那腰从没直起来过,把园子侍弄得多好。妈赞叹,自愧不如。在这酷寒之地讨生活,靠卖力气养活一家人,着实不易,王叔一家动荡的,却也是快活的,爽朗的生活继续得有声有色。
在政府里做文员的妈和在机关做干部的爸,在那个年代把日子过得素静安然。豪不理会早已在小镇漫延起来的声色犬马,物欲横流。至今,仍怀念小院子里淡薄温暖的日子,怀念邻居王叔一家折腾笑闹有滋有味不断横生枝节的生活。

共 17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品(老家的邻居)详尽的给读者呈现了一幅简朴而温馨的水彩画。邻居王姨终日操劳着一家老小,即使带着被丈夫赏赐的鼻青脸肿也无怨无悔乐此不疲。脾气暴躁的王叔却精心侍弄呵护着花花草草。文静的父母、喧闹的邻居和西红柿、茄子、豆角组成的小菜园给作者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。而作者精当的形容,贴切的语汇都引起了人们的共鸣,让我们分享了作者儿时的童趣。【编辑:海棠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0 -06 14:0 :52 每个人都有老院情结,儿时的同伴,破损的玩具都会令我们记忆如昨。作者紧紧抓住王姨的憨厚拙朴,王叔的粗中有细,展开来写使得两个人物呼之欲出。一般称呼王叔,配偶就叫王婶,作品里叫王叔王姨,或许是两个人都姓王巧合吧。
2 楼 文友: 2011-0 -06 18: 6:05 写的不错! 喜欢文学、音乐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1-0 -09 15:52:04 多谢鼓励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
孩子上火吃什么药
瘀阻脑络症中药方剂